老照片:1974年法国坦克在西德放羊
来源:老照片:1974年法国坦克在西德放羊发稿时间:2020-03-28 11:05:52


【文/观察者网】“我好害怕,我现在体温37.5度,”一位正在天津指定酒店隔离、自称为英国留学生的的郝同学(化姓)28日下午告诉观察者网,她于26日从伦敦飞抵天津,正在按规定进行14天的隔离。但在入住隔离酒店后,她遇到了不少问题。

郝同学说,她从入住之后就没有人过问过她的体温情况,每天自己量体温,全靠自觉。“我发烧了是自己打电话说的,他们是不会来问你的。我今天从早上开始发烧,一直都是我打电话跟他们说的。他们记录下来,后来打了一个电话问我怎么样了,再后来就没打过了。”

最后郝同学还表示:“自己不想给国家和医护人员添麻烦,但至少要保证干净卫生。”

该工作人员接着以有电话进入,不能长时间占线为由告诉观察者网,“您看看不行的话联系政府机关,看看能不能找到我们这边的联系人。我们现在是被政府征用的酒店,所以很多东西您还是连线政府那边,看看有没有一些您想要的资料。”

天津市市民服务热线的工作人员称,“我们将问题记录完毕之后会反映到所在区的区政府,然后由区政府再下派到各个部门进行处理。出现相关问题具体是酒店负责还是政府负责,是我们反应到承办部门后他们处理的流程了。”

随后,观察者网分别致电天津市市民服务热线和天津市卫健委问题反馈热线,也都没获得直接回应。

据郝同学介绍,飞机于26日下午2点落地,机上乘客在工作人员指挥下分批下机,她落地后在飞机上等了5小时才被工作人员安排下机。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天津卫健委的通报信息及“津云”新闻消息,天津市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中,第19例、20例、21例均是乘坐CA938次航班,于3月26日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的乘客。

郝同学说,她所在的天津市武清区奥蓝际德商务酒店隔离点卫生状况和配套设施都非常糟糕:墙皮脱落,房间被褥有血迹、尿迹、菜汤等污渍,有人房间的马桶、下水道出现堵塞和反水现象、水龙头流出黄水等等。

作为机上的乘客,郝同学也注意到了上述信息。她说:“我不清楚我是不是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我不知道我旁边有没有确诊病例。”